有了快感你就喊(一)
2012-12-30 13:44:43 来源: 编辑: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性的问题

我知道,文明的意义之一,就是给我们千奇百怪的人与事物命名而已,像我的名字叫祝鹤童一样,是一种形式,我不知道叫做"祝鹤童"与叫做"一只狗"有什么不同。

这会儿,我侧身斜躺在寝室上铺的单人床上,不想起床。为什么要起来呢?被窝里暖融融喧呼呼地,这节课的教授压根就认不全学生,同寝的哥们可以帮我点名,所以这会儿我心安理得的享受舒适的被窝时光。

一年来,沉思默想占据了我日常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在今天的这种"游戏人生"的一片享乐主义的现代生活场景中,的确显得不适时尚,不过反正没别人知道。

我感到无边的空洞和贫乏正一天重复一天的从我的脚底升起,日子像一杯淡茶无法使我振作。我不知道我还需要什么。没有目标的生活比有目标的生活更让人无法承受,我记得有一本书叫做《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刚看时体会不到,现在回想起来说的真是忒深刻。

也许,我还需要一个爱人,一个男人或女人,一个老人或少年,甚至只是一条狗。我已不再要求和限定。就如同我必须使自己懂得放弃完美,接受残缺。并不是什么历经沧桑后的感悟,只是因为,我知道,单纯的性,是多么的愚蠢!看周围的人年纪轻轻就天雷地火死生锲阔,我只是冷眼旁观就替他们出了好几盆地汗了,累不累!

对于我,爱人并不一定是性的人,因为那东西不过是一种调料,一种奢侈。

性,从来不成为我的问题。

我的问题在别处:一个残缺时代里的残缺的人,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我常常觉得自己化身成为两个人,一个在现实中,一个躲在暗处窥视分析着另一个。

身为教授的父亲曾试图纠正我的这种所谓的病态的自我分离感,自从我的母亲过世后便终日沉浸在学术研究中的他自然是无暇过多地关注我这个有点小毛病的儿子,幸亦或不幸,他的纠正宣告失败。最终我的毛病被归结为搞艺术的整天没个正事,有一段时间甚至要我改专业。

我正一心沉溺在自己的思想中时,寝室的门"砰"地一声被强制开启了,随后传来叫喊声:"童童,就知道你还在这睡呢!快起快起!我都找你一圈了!我要上去了噢,不想被捉光在床就痛快麻流利索的起床!"边说着,边猛摇床柱。

不用睁眼,我也能知道这个聒噪鬼是谁。他叫柳莫言,听听这名字不知道的准保还以为是一个青年儒雅才俊呢!实际上这家伙恶劣的很,天生的享乐纨绔子弟,他那个据说打个喷嚏天也要给捧场下几瓢雨的父亲和我父亲同是"老三届"知青,共患难又共奋斗赶上好时代的交情,拜这种交情所赐,我跟柳莫言用他的话形容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我们现在在一个大学,他大我两届,眼瞅着就是要毕业的人了,可我没见着他有一点成熟进步的苗头。他哥姐都在国外拿到文凭自我开拓了事业。可轮到这小子,爱国呀孝顺呀金子处处发光呀祖国需要他呀的废话整了一堆,实际上说白了还不是没勇气去国外打拼。

其实我顶不喜欢这种靠着家长的荫蔽为所欲为不求上进的世家子弟,但莫言的率性直性不拘小节甚至没心没肺等等林林总总是我没有的,我甚至很是羡慕他的这种天性,他这种人大概永远不会像我这样自我隔离在社会之外吧,而且柳没有一般时下世家子弟地那种装腔作势眼缝里看人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模样,所以从上幼稚园开始他就一直位居我铁哥们榜的榜首。

"童童童童……"这家伙!念经似的边敲我的床底边念叨。可怜我的大好赖床时光啊!

我不得不睁开眼睛,皱眉道:"唉呀,这么早……" "还早呢!太阳都要照到你脚后跟了,快起快起,赖床鬼!"说着又猛摇了床栏几下,我真担心这床叫他摇塌了。

"我说,柳莫言,合着你是来给我摧魂来了啊!"不情不愿迷迷糊糊地穿上衣物,我从床上下来,哀怨地看着始作俑者,这家伙就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童童,不带你这么勾引人地!你明知道我定力不足嘛。"柳莫言嬉皮笑脸。

"找抽!"我作势打他。

柳莫言揉着自己的胸脯,装腔作势地边吐血边呻吟:"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哪。"我习惯他这人没正经的样子,心知这家伙一贫起来没头,赶紧带领他往正道上走:"喂,有话快说有气快放!" "没有气,不会放。"一副心不在肝上的样子。

"没有?""没有!" "那好,您慢坐,我洗脸去了,恕不奉陪。" "哎,童童童童!"柳莫言赶紧来拉我。

我心中暗笑,得逞!耶!小样,我还治不了你,就知道你那好说好商量着不走拿鞭子抽两下就狂奔的性子。面上我甭住面部肌肉:"不是没有那什么嘛?" "有!有!""有什么呀?""有……"那个气他到底没说。

"祝老爷子您先坐。"柳莫言揪着嗓子学起红灯记里李铁梅的腔调:"童童,你听我说!"莲花指向侧一指:"……"干剩嘴嘎巴没有音了。

我绷住脸冷眼看着他,心里笑,就知道他下一句唱不下去。

"嘿嘿。"柳莫言收起指出去的手指,搔搔后脑,冲着我干笑:"呵呵……嘿嘿。"总结我多年来收服柳大少的经验来看,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不能给他台阶下,要不然这小子准登杆往上爬,再胡扯一气,说不准什么时候能扯到正题上。

果然,见我还是没有缓解表情,柳莫言沉不住气了:"其实也不是什么美国攻打伊拉克巴以冲突联合国改选秘书长的大事,不过在我心中重要性可是比得上……"看我瞪眼皱眉,他说:"童童,真的是比得上彗星上帝造人的划时代意义了!你别不信,要不我能把你大中午的就叫起来,我……" "柳莫言,柳大师,MC柳,我最近没什么事对不起你啊,你不至于这么折磨人地吧!"这做人的模式跟起名的标准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得,您先让我缓缓成吗?我现在一看你嘴巴张开我就头疼。" "好好好,你意思我明白,就是那什么……开门见大山单刀直接入!" "正题……"看来我的重新总结一下我的应付对策了。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啊!"你打哪新学来的招式?" "什么招式?啊,你这么问我倒想起一件事来,我昨儿个在果子林看见一母猴,呵!那叫一个奸,你是没看见啊,有人……"看他在那口若悬河我真想扇自己俩嘴巴,谁让你招他说什么招式地!事到如今,只能将计就计了,我爸从小就教育我说要从善如流。打住他的话头我说:"莫言啊,我还滴水未尽呢,要不这样你看成不成,咱俩出去找个塞食的地,边吃边聊。"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怎么把最关键得给忘了呢!" "难得呀孩子,你竟然还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词叫做关键。"柳莫言没好气地掷给我一个眼刀,说:"今天晚上本人在天外天包的厢,庆祝本人成功结束辉煌的大学生活,步向丰富多彩的社会!"看我张口要拒绝,他忙说:"哎,就知道你得推三阻四地才现在告诉你,我可跟你说啊童童,今儿个你可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这次可是庆祝你哥哥我人生中划时代的一页啊,平时也就算了,你要是这时候都给我缺席,我,我,你,你,你对得起我嘛!"最后一句简直就是声泪俱下了。

我无奈叹口气,真是不出门麻烦就自己长腿找上门来了,我真是不喜欢一屋子人声色犬马的样,再说:"你那帮子哥们我谁都不认识我去个什么劲啊!" "哎,童童,大老爷们的,这么说可就差劲了!不就是一起喝喝酒给我庆祝庆祝,大家乐呵乐何嘛,还得找个什么熟啊!再说了,我好几个哥们都想认识认识你呢,还不是你老推三阻四的不见啊!再说了,就是退一万步讲,你不还认识我呢嘛!"说着,还冲我抛了个媚眼。电的我直想吐血。

阴人又过来拉我胳膊,边拉边呻吟:"童~童,我的童~童。"我头皮发麻。"真的对人家是很重要的时刻嘛,你不来人家会很伤心地,人家……"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我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十足地被逼上梁山状。其实我心里已经打算好要去了,别看柳莫言平时一副大咧咧的样子,其实他这人重感情得厉害。毕业庆典,而且是小型的朋友聚会,我要是不去真地会扫了他的兴致。

"嘿嘿,就知道我家童童不会在这麽划时代的时候扯我后腿。走!好好捣赤捣赤准备准备,一会哥哥先带你去吃顿好地去,离晚上还有好几个钟头呢!"某人计谋得逞意气风发状。

"好!"某人白吃谁不吃不吃白不吃状。

光速洗漱,换上我的全新经典DIY炮制李维斯乞丐牛仔裤,套上宝马短身骆皮夹克,塞进手机钱包,登上NIKE新款运动休闲鞋,我挺满意自己这身行头。

柳莫言笑着感慨:"真是帅哥当道啊。"说着把全身重量压在我肩膀上:"我后悔把你带去了,童童,你这个样子去了今晚不得通吃啊!我这个主角还怎么聚焦啊!" "少扯!"我一脚踹飞他,小样地,还给我在这得了便宜卖乖!

"童童,你这个小没良心儿的!"柳莫言哀号。

此时早上刚醒时盘绕在我心头的那些厌世阴霾全都消散了,柳莫言总是能这样像一束温煦的光不知不觉间就给我疏解平复了。真朋友,铁哥们的含义,光想想就能让人感动得一塌糊涂。

我学着柳莫言那样挂上一副没心没肺的笑,横冲直闯直奔饭菜飘香处找只肥壮点的乳猪来填饱肚子。

现在回想起那天的情形还真有种宿命的味道,因缘际遇,很多是真实说不清道不明但又有迹可循的。如果那天我没有去那个聚会,那今天的我和去了以后的今天的我会有什么差别吗?

1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4843490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48434900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