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小说《路》第五卷
2017-02-17 10:10:35 来源: 编辑: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一路无话,或者说,我根本就插不上话.

    晚上8点我们回到了Z市,程宇和关月华要我和他们一起去餐馆吃饭,我拒绝了,他们也没再去,我直接把他们送回程宇的住处.

    一个人开车走在夜里的街道上,打开车窗吹吹风也好,可以安定我的心神,我也的确是饿了,掉转车头去了Z市最大的夜市场.

    好家伙,烤肉,拉面,各种小吃一应俱全,吃什么好呢?看了半天最后决定吃我最喜欢的刀削面.

    夜市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很热闹,许多忙碌一天的人们可以在这里尽情的释放工作的压力,可以和朋友三五一聚小酌谈心,也可以和心牵梦现之人依偎共食.多么好的地方,虽然我是一个人,可我并不想伤感!

    一盘花生米数串烤肉,一杯冰凉爽啤,滋味啊!这就是人生啊!梁子,好好享受吧!心里这样告诉自己,那叫一畅快!

    似乎所有的烦恼我都抛在了脑袋外面,不过麻烦的人,麻烦的事要来的话,你躲都躲不掉.

    "我能坐着吗?"

    我差点没被啤酒呛着,赫然刘胖子这家伙就站在我旁边问我.

    "哦,刘主任啊,坐坐坐!"我赶紧招呼他

    刘胖子应声坐了下来:"还真是巧啊,一个人啊?"

    "恩,你也一个人?"

    刘胖子:"恩"不过听起来好象蚊子哼哼一样.

    "老板,加俩菜再拿两瓶儿啤酒"刘胖子对着削面老板叫到

    就看不惯他这样,对人家小贩吆五喝六的,忍不住呛了刘胖子一句:"刘主任,您爱人没和您一起来啊?"

    果然凑效了,还真别说刘胖子这家伙英俊的脸像打了霜的茄子苦拉拉的,估计这两人是掰了,不然这么晚了他一个人也不会出来.

    "他去洗澡了"刘胖子说完扭头又催老板拿餐具.

    老板送来餐具,我给刘胖子倒上酒:"起一个?"

    刘胖子没吭声,端起来绕了我一下,一仰脖子咕咚喝了个精光!

    "好酒量啊"我赶紧又给他倒满一杯.

    一场无聊的喝酒比赛,刘胖子只是和我碰杯,偶尔说句"干了"其他话却很少说,也不再问我什么问题,可能是场合不允许,不过看着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倒是真的,很明显可以看得出他有心烦的事.

    两个人,七瓶啤酒,我肚子已经撑的受不了了,刘胖子看了看桌上空了的酒瓶问我:"还喝不?"

    "不了吧,喝的不少了"这句话我承认是帮刘胖子说的,不想看他喝太多.

    "再来一瓶吧?"刘胖子说完不等我回他话,就扭头又向老板要了一瓶啤酒.

    "喝的不少了"我劝他

    刘胖子嘎吱启开了啤酒:"你喝不喝?"

    "那倒上吧"

    一瓶啤酒不到3分钟又喝完了.

    我怕他又要叫酒,问他道:"你吃饭了没有?"

    刘胖子:"饱了"

    这家伙挺搞笑,说着饱了,手却不停的在夹菜.

    老板把我叫的面端了上来,我问刘胖子吃不吃,他摇了摇头继续吃菜,我没再管他,挺尴尬的,我吃面他吃菜,我们都没有过多的语言.

    最后,刘胖子硬是自己付了帐,走的时候我说开车送他,他拒绝了,临走还对我笑了笑,让我很奇怪.

    开车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窗外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好多的星星.

    刘胖子怎么了?不知怎的,心里就冒出这个疑问了.

    刘胖子,程宇

    两个人,两个男人,一个我曾经爱过的人,一个我想爱却不能爱的人.这世界上的事,还真是复杂啊.

    要说刘胖子,那是初探的激情,是我和同性之间的第一次,我和他之间,算是什么?我心里没有一个概念,爱人,至爱之人,当我看到程宇和关月华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爱人,密不可分的人,仿佛生命已经紧紧的连在了一起!可我和刘胖子从开始到现在,我们谁都没有说过肯定对方的话语,也不曾给过对方信赖而肯定的眼神,的确,就我单方面而言,我爱的盲目了,曾经的我想把一切都奉贤给刘胖子,可就是因为着充满了激情的爱,我们没能经受住考验,刘胖子还是跟阎晓风走了,我能怪谁?或许,我可以怪刘胖子,可为什么不先怪自己呢?我没有答案,至于爱不爱刘胖子,我也不知道,我曾经想过,他和阎晓风分手,那么我还会不会爱上刘胖子?我自己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分手.

    程宇,一个我仰慕倾心的人,一个我永远也无法靠近的人,我对他的感情超越了爱,不是无爱,也不是爱,是一种敬仰,感觉自己活着就应该像程宇那样,他仿佛成为了我的目标,成为我做人的参照.这是爱么?我也不知道.

    星星依旧眨着眼睛,脑子乱乱的,不想继续思考下去,索性转个身睡了!

    早晨真好,伸伸腰起床,我必须在固定的时间赶到程宇家,这是我每天必须的工作.

    程宇被关月华送出大门的时候,我已经在他家门口等了一刻钟了,程宇新装着身显的很精神:"程书记穿正装蛮好看的"

    程宇坐定关上车门:"好看啥啊,老别扭了"

    我轻轻笑了笑,可以想象的出,是关月华让他穿的.

    程宇是个忙人,一大早电话就不断,我没有和他聊天,专心开车才能保证他的安全.20分钟后,我们到了单位,还是老样子,程宇下车上楼,我去停车.

    晃着车钥匙我走进司机室,已经有好几个单位司机在里面了.

    "呦,梁子,和程书记下乡回来啦?"

    "恩,哥几个玩啥呢?"

    "吓唠"

    我加入了聊天的行列,给单位一把手开车还是蛮有地位的嘛,虽然挺狐假虎威的.

    "唉,你们听说了没?咱乡哪个新上的项目停了"不知道是谁突然叨出这么一句.我那着遥控器换台看,没有在意.

    "知道,刘主任引的那个项目嘛,听说是资金没到位"

    刘胖子?刘胖子引进的项目不是阎晓风的纯净水制造厂么?咋会停了呢?我赶紧扭头装做漫不经心的搭讪:"吓说啥呢,人家大公司,杂会没资金呢,市领导都接见了还能是个棉花絮絮?"

    "这可保不准,现在这些老板一夜暴富的多了,说不定那个倒霉一夜之间有垮了"

    我没再吭声,继续盯着电视看,却看不进去了,难道说真的出事儿了?昨晚碰着刘胖子他杂不说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出去转转吧,看能不能碰到刘胖子,好歹问个清楚是怎么回事儿.我起身对其他人说道:"哥几个先聊着,我出去溜溜"

    "哎"

    司机室旁边就是刘胖子的办公室,我故意绕过去看了看,门是锁着的没人.他今天没来单位?

    在机关院子吓转了一会,我又转会了司机室,屋里就剩俩人了.

    "他们都出去了?"我问道

    "恩"

    我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看电视,心里乱乱的,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最多刘胖子也就是被市领导批评一下,还不至于会有什么其他危险,如果项目规划用地已经审批下来的话,就更难办了.

    这阎晓风到底是什么人?以他和刘胖子的关系,还不至于会出卖刘胖子吧?不过这也难说.毕竟阎晓风什么底我是不清楚,刘胖子清楚不清楚我就不知道了.

    中午,送程宇回家之后,我在街上买面条,清楚的看到刘胖子和阎晓风走在街上,看来阎晓风不是那种吃了就跑的人.这也让我松了口气,起码刘胖子不会被他的爱人骗喽~

    买好面条,开车回家做饭.

    别说,就我做的三丁面足可以和程宇的鸡蛋面媲美,带着对自己手艺的无限赞赏,我美美的吃了两大碗面条,然后一头倒在了床上,午休.

    我的人体生物钟还是蛮准的,我赶紧洗了把脸开车去接程宇,下午他去市政府办事.

    "去接刘主任"程宇上车之后说道

    "哦"

    我掉转车头,直奔刘胖子家,我没去过他家,不过大概位置我是知道的,到了小区门口,程宇给刘胖子打了电话,不一会见刘胖子甩着肚皮从小区里面跑了过来.

    人员到齐,我开车去市政府.

    程宇:"投资商联系上了没有?"

    刘胖子稳了稳气儿:"恩,联系上了"

    程宇:"资金是不是有困难?"

    刘胖子:"可能,不过这个项目可以实施的,只是进度上可能会缓慢点"

    程宇:"哦"

    看来,刘胖子这个项目的确是出了问题,不过听他们谈话问题应该不大.

    到了市政府,程和刘下了车,我依旧的把车停在了车位上面,这里没什么认识的人,点支烟,听听歌曲也好.

    能享受生活的时候,就要努力的去享受生活,等晚了就来不及喽.

    突然发现,现在的我,开朗了许多,可能是我看开了吧,现在还不错,恩,这个感觉不错,身心都轻松了许多,点点头对自己的想法表示肯定,点着清烟,坐在车里等吧!
    一直到下午快六点,程和刘才出来,据我的观察,他们两个肯定挨批了,两个人耷拉着脑袋走了过来,我赶紧收拾懒散坐好准备开车.

    程宇和刘胖子先后上了车.

    "回单位么?"我轻声问了一句.

    刘胖子:"回啥单位,都几点了?"

    其实,我问的是程宇,这刘胖子跟着搀和啥啊.

    程宇:"先走吧"

    算了,反正回单位和送他们回家是顺路的,待会去哪我再听吩咐吧,看他们俩这样儿我可不敢再问了.

    车行数分程宇:"刘主任,这个投资商到底有没有谱?"

    看来刘胖子心里也没底了,吱唔着半天没有回答.程宇看看刘胖子用一种说不出名字的眼神看了看他然后扭头去看窗外

    一切都被我从后车镜看了个清楚,刘胖子看起来很闷心情很不好,程宇看来也很无奈.看来市领导把他们骂的不轻.

    我们没有回单位,我先把程宇送回家,而后开车准备送刘胖子回家,车上我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我知道自己帮不了他,还不如一旁安静的看着.

    终于刘胖子开口了:"小梁,我能去你哪么?"

    "呵呵,您不回家么?"

    刘胖子叹了口气:"去你家吧,不想回去"

    看着刘胖子,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我从认识他到现在没见过他像现在这么郁闷的.我开车,目的地是我家.

    刘胖子跟着我来到我家,这个地方他并不陌生,我没有过多的招呼他,他自己坐在沙发上,而我竟然拘谨了很多这不是我家么?

    我依旧搬过小凳子坐在他对面:"刘主任,你想吃啥,我给你做"

    想了想继续说道:"要不咱出去吃?"

    刘胖子看了看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我有点为难了:"要不,我给你出去买点儿带回来?"

    刘胖子摇了摇头:"别忙活了,我吃不下,有酒么?"

    "哦,好象有我去看看"我赶紧起身去卧室,我记得还有一瓶大高粱,是以前买给刘胖子喝的

    还好,还剩下一瓶,我赶紧给他拿了出来,不知道够不够我把酒放在茶几上:"等一下,我去做两个下酒菜"

    因为一个人住,做饭太麻烦,我会经常买一些软包装食品,比如豆腐干,花生,咸菜简单的准备两个,盛盘端了出去.

    我的天,我菜刚准备好,刘胖子已经自己喝了半瓶儿了!!

    我赶紧放下手里的盘子:"你都喝啦?空腹对胃不好!"

    刘胖子:"碍着你啥事儿了?"

    说完,拿起酒瓶往茶杯里倒.

    "你别喝了!"我吼了一句,这一句相当震撼,因为刘胖子惊讶的看着我,直到他把一瓶酒都倒在了杯子里溢了出来

    我赶紧拿抹布过来擦,刘胖子哗抱住了我,我吓了一跳:"那那啥我"

    刘胖子:"小梁"

    这家伙竟然带着哭腔儿唉呦我的天,一不小心右手竟然按在了刘胖子的档部,我赶紧抽身闪到一边太尴尬了吧

    刘胖子眼睛红红的,不过没哭,但很伤心.我真的受不了了!他是刘胖子啊,他可是刘胖子啊!曾经和我同枕共梦的刘胖子啊!!!我能看他如此伤心么?

    "你杂了?"

    刘胖子很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端起满满一茶杯酒仰脖饮尽.我赶紧阻止:"别喝那么猛!别"

    他一口气喝完了

    刘胖子:"我算什么我算什么啊"

    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好象不是在对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心想还是算了吧,不如坐下慢慢听他说,或许我还可以找到帮助他的办法.

    刘胖子:"我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我活着是为了啥?"

    刘胖子把目光锁定在我的身上了:"小梁!你说!你说我活着是为了啥?"

    这家伙竟然喝醉了?我笑就我对刘胖子的了解,才一瓶儿酒,而且刚才还洒了很多,以他的酒量他不应该醉啊.

    "你啊.你有啥事决来吧,憋心里挺难受的"

    刘胖子:'我?我会有啥事儿,我好的很好的很"

    刘胖子竟然把头低了下去,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刘胖子!绝对不是!

    "哥你有啥就说吧"

    最终还是忍不住叫了他一声"哥"

    刘胖子抬头看了看我:"你还叫我哥我我配么"

    "杂不配了"

    刘胖子凝着双眼,看着我,突然!我读懂了他的眼神!是无奈,是怜惜,是不情愿,是哀伤,是抱歉,是两难选的心痛!我看懂了,我不明白为什么看着他的眼,我会想到这些,而刘胖子,你真的是这样么?

8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4843490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48434900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