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同志小说《路》第六卷
2017-02-19 11:30:20 来源: 编辑: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合起日记本放回原处,而后拿了存折准备取完钱赶回医院.虽然刘胖子说不让我还他钱,可我真的能心安理得的亏欠着他?我想我不能.

    锁好门下了楼说来也是巧合,阎晓风再一次出现了.我没有太多时间来照顾他的情绪所以准备绕开他,却不想他眼尖竟发现了我.

    "梁哥"阎晓风远远的就叫住了我

    "哦"我郁闷的朝他走了过去.

    阎晓风笑着说:"你家还挺难找的"

    我心里已经在想他是如何知道我家地址的,我想侦探这个行业在本市应该不存在的吧.

    "找我有什么事么?"我勉强的笑了一下.

    阎晓风皱皱眉头:"你忘了啊?还是我上次拜托你的事啊"

    对,他如果不提醒我我还真不想记起来.

    "哦,那个事啊"

    阎晓风扔了手里的烟头用脚踩灭:"这都几天了,你考虑怎么样了?"

    听着阎晓风的话我就气不打一出来,我看不惯他那少爷架子和咄咄鄙人的说话方式,毕竟你是在求我办事,先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你可以不用卑躬屈膝,但也不用像使唤下人一样的对待我吧!我有义务要帮你么?

    "我家里有点事情,这几天很忙"我耐着性子给他解释.

    阎晓风啪的朝车盖拍了一下:"你什么事情?你别吃锅望盆行不行?你有程宇了!别再和刘赋罡勾搭了行不行?"

    "勾搭?我和刘赋罡勾搭?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想和他在一起你自己怎么不去找他?"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怒火,对于程宇病情的无奈和其他一些压力也促使我对阎晓风爆发了火焰.

    阎晓风似乎有点不相信我会这样反驳他,楞了楞神阎晓风用一种极讨厌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上车走了.

    "去他妈的吧!"狠狠的骂了一声,却也无果我站在路边招手拦了的士去银行取钱,我现在没时间为了阎晓风去生气.

    在路上耽搁了有十几分钟加上去银行取钱,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1点了,心想着是不是给刘胖子带点吃的,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吧,以免他产生什么误会,待会让他自己出来吃饭得了.

    我紧着步子来到程宇的病房,现在是中午我应该可以进去的吧,看看四下没人注意我就推门走了进去.

    人呢?程宇怎么不见了?!

    病床上空荡荡的,我四下看了看确定这个病房里没有程宇,再看看门口的编号!的确是这个病房没错啊!可是人怎么不见了?

    啊!我大叫了一声没,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这么大叫一声,奔跑着出了病房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

    我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里面坐的医生都被我吓了一跳,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医生!陈医生!"我看到了给程宇治疗的陈医生.

    我赶紧走上前:"陈医生,我哥我哥不见了!"

    陈医生皱皱眉很困惑的看着我:"不是你家人接走的么?"

    什么?!接走?家人?!

    陈医生看了看我:"你到底是谁啊?"

    我?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啊!!!!

    我楞楞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陈医生:"病人认识来接他的人,不然我们也不可能让他接走病人"

    我恼怒的看着陈医生:"谁!是谁接走的?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他还没有复员!"

    陈医生没说话打开抽屉拿出了一页纸递给了我:"这是出院手续的副联,你看看"

    我接了过来,右下角赫然写着三个字,关月华!

    是她?她来了!

    我混身无力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是关月华!竟然是关月华!我没有了原先的愤怒,甚至我觉的关月华带走程宇是理所当然的,原本就是我拆散了他们,不是么?

    我迷迷糊糊的走在楼道里,突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扭头看去是刘胖子.这家伙一脸笑的看着我,越看刘胖子我就越生气,我把程宇托付给他可是程宇不见了,他却一脸笑的看着我!这算什么?

    "滚!"我朝刘胖子吼了一声.

    这一切的发生仅仅是数秒,刘胖子被我吓住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最后慢慢变成了迷茫和不解.

    刘胖子:"怎么了?"

    我扭头继续走:"别理我!"

    刘胖子拉住我的肩膀:"怎么了?为什么要我不理你?"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这句话的确是很无情,说完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开了.

    出了医院,我直接上了的士,刘胖子差一步没能追上我,从后车镜看到刘胖子急的直跺脚.

    "去哪?"司机师傅好心问了一句

    可我已经不知道我该去那了回家吧,回家吧!哪个曾经属于我和程宇的家.

    家,已经不在温暖.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陪伴我的是袅袅的青烟和对程宇的思念,或许我还有不甘!对发生的一切心有不甘!我不甘心程宇被带走,我不甘心!

    可我又能做什么?我感受到自己的无力,我没有能力找到程宇关月华,我是该谢你还是该恨你?

    烟,不停歇的抽直到嘴里有了苦味.倒身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这一切的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戏剧化,让我措手不及也让我束手无测.

    回想往日的种种,我心里有太多的问题至今都没有得到解决.

    刘胖子,程宇,关月华,阎晓风我们五个人就这样被命运安排在一起,为了各自的感情而纠缠不清很悲哀,不是么?

    我最了解的就是我的爱人程宇,我了解他的为人和他的家庭,他是一个完美的爱人,可我始终不知道他到底爱我那一点.

    让我又爱又恨的是刘胖子,如果没有阎晓风,如果没有程宇我应该会和他在一起吧.

    让我敬佩过的关月华,却硬生生的从我身边夺走了程宇.

    让我反感的阎晓风.

    对于发生的一切,我迷茫了.

    一个男人的悲伤或许没有眼泪,可他依然是悲伤的.

    我累了,无力的走到卧室一头倒在床上,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会哭但我抑制了自己的眼泪.

    床上似乎还残留有程宇的气味,让我着迷的气味.一切都如往日一样,可是人却不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天空星现我靠在床头,已经没有人在深夜和我一起聊天谈心了,也听不到往日熟悉的睡息声,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我想为自己找一条出路!我想找到程宇,我不想失去我现在的生活!

    阎晓风!我脑子里就那么突然的想到了阎晓风,对!是他!我可以找他!

    次日清晨,一夜未睡的下床洗刷了一下,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是那么的面目可憎,我关上门下了楼.

    我不知道阎晓风会什么时候出现,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再来找我!

    果不其然,9点阎晓风出现了.

    阎晓风下了车,看我就站在楼下他有点惊讶:"梁哥在等人?"

    "等你"我没有表情的回答了他

    阎晓风轻蔑的笑了笑:"难得啊"

    待阎晓风走了过来我示意他上楼:"楼上谈"

    阎晓风:"行"

    我带着阎晓风上了楼,开门我自己走了进去,阎晓风随后也进屋来了:"呦,住这里啊"

    "是,坐吧"

    阎晓风坐在了沙发上:"您考虑好了?"

    我点了支烟:"恩"

    吐口烟我接着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阎晓风笑了笑似乎我的话在他的意料之中:"说吧,要多少"

    富家公子也就只能是富家公子,我会稀罕他的钱?可笑!

    "我不要钱,作为交换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阎晓风看了看我:"什么事?"

    "帮我找一个人"

    阎晓风:"谁?"

    "程宇"

    我说完看着阎晓风,他略微有点吃惊.

    阎晓风撇了撇嘴:"他怎么了?"

    我掐灭了烟:"你不需要知道"

    我顿了顿:"程宇受了伤被一个叫关月华的女人带走了,我希望你帮我找到程宇"

    阎晓风:"还在这个城市么?"

    "应该还在"

    阎晓风吸了口气:"行,我可以帮你找,但我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找到做为交换"

    我打断了他:"你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做"

    阎晓风笑了笑:"等我电话"

    说完他起身走了.

    阎晓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他会是一个有用的人.

    我也站起身走了出去,我不想一个人在家里,这只会让我自己胡思乱想.

    我去了服装店,这里生意一直不错,我没有停留很久,现在的我不知道那里才是我真正驻足的地方.

    Y市的五龙坡,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个Y市的景色,但这是一个乱葬岗,没人愿意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

    我一个人站在五龙坡看着Y市,多么美丽的城市.打开一瓶带来的啤酒,我的心也慢慢的静了下来.

    我在等待,等待阎晓风的消息,我想他应该不会让我等太久.

    我没有在五龙坡停留太长时间,毕竟这是一个让人发寒的地方.走回公路碰巧有辆的士我赶紧招手拦了下来.

    "去哪?"司机师傅待我坐定问道

    我现在要去那里,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很迷茫,那就先回家吧希望阎晓风能给我一个好的回复.

    车程不算很远,十几分钟后我从新站在了住房楼下,四下看了看没有阎晓风的身影估计他还在帮我找,先回去吧虽然我不知道回去之后要做什么.

    我被吓到了!家门是开着的!是谁?我出门的时候明明是锁好的!难道是小偷?我吸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程宇赫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见我推门进来他扭头看着我,我就呆站着看着他.

    心里顿时乱了起来,高兴也有悲伤也有

    "你回来啦"程宇掐灭了手中的烟说道

    "恩"

    我走了过去,近了才看清程宇一脸的疲惫我想应该是他的伤还没有好,他去哪了?已经能想起我了么?

    "你知道我是谁么?"我站在他侧边问他

    程宇斜斜头看了看我:"知道"

    我猛的坐在了他旁边,本意是想过去抱住他,这个时间这个情景多适合拥抱,可突然想到他身上的伤,我也就只坐在他旁边而已

    "你去哪了?"我很急切的问道

    程宇低头没有看我:"月华把我带走了"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始终没有再说下去.我不能再问了,因为带走他的是关月华是他以前的爱人,我这样的问法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恩,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站了起来:"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程宇没有说话,我想他应该是饿了转身走向厨房.

    "对不起"程宇在我转身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索性就不回答了.

    不多时一碗面就端到了程宇面前,程宇笑了笑:"谢谢"

    依旧的脸庞多了一丝无奈和些许疲惫,我很想知道这两天他是怎么过的,但是他不愿说我也不能强问.

    看着他把面吃了精光:"还吃么?"

    程宇放下筷子"不了,已经饱了"

    我拿起碗回厨房简单收拾一下,我应该带程宇去医院,不知道他现在的伤怎么样了.

    "哪个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撮着手走向程宇

    程宇:"不用了,没什么事了"

    他背对着我,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我知道程宇似乎有什么事情不愿意说,从他的话里我听的出异样,但我没有再强求下去,我转身回到卧室说来也算是巧,手机响了是阎晓风.

    "喂?"

    阎晓风:"梁哥么?"

    "恩"

    阎晓风:"地址差到了"

    "你说吧"虽然程宇已经回来了,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想知道程宇被带到了那里.

    阎晓风:"城东红叶小区别墅区8号"

    高档别墅区?不可能的吧?关月华怎么可能会住在那里?租赁?

    "你确定?"我反问道

    阎晓风似乎有点不高兴:"你放心肯定对"

    "我知道了"

    我话音刚落阎晓风就问道:"我的事.?"

    "我会处理好的"

    说完我把电话挂断了.

    坐在床上我一头雾水,根据我对关月华的了解她不是一个能住得起别墅的人,是阎晓风的信息错误?短短的2天程宇发生了什么事?

    唯一欣慰的是程宇回来了,我应该刨根问底的让自己弄个明白?还是就此打住安稳的生活着?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我只想和程宇生活在一起不是么?

    而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我和程宇的生活似乎也回到了以前惟独不同的是程宇,我作为他的爱人当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我想大家应该明白.

    根据我和阎晓风的协议,我找到了刘胖子并且向他表明,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我爱的是程宇,但奇怪的是刘胖子似乎并不生气,一直都是笑着看我,末了分手的时候他说以后不会再骚扰我.我想他是认真的吧.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4个多月过去了,我和程宇可以说是平静但不乏味的生活着,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在这期间没人来打扰我们,而且我们已经打算在本月月底出去旅游呢.

    2005年8月25日,这天我从单位早早的就回来了,因为先前和程宇商量出去旅游一下放松一下心情,而且现在是8月份出游的人应该不会太多.

    从单位回到家,看程宇还没回来我就先把出游的必须品准备了一下,我连袜子都拿了好几双有备无患嘛.

    "咚,咚"就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我以为是程宇回来了就满新欢喜的跑了过去"来了,来了"

    "你找谁?"打开门,不是程宇看来人的样貌和穿着是一家物流或者邮递业者.

    "你好,梁宏缘是住这里吧?"来人笑咪咪很客气的说道

    "恩,我就是"

    "我是邮政局的,这里有您的快递,请您签收一下"

    快递?谁会给我发快递?一面想着一面应道:"哦"

    接过快递我签收了一下,然后送走了邮递员.

    仔细的看了看,快递是从老家寄来的,我赶紧打开看了看.

    里面有一张纸和一张图片,我瞟了一眼没搞清楚图片显示的是什么内容.

    纸上的文字是梁二留下的.

    "哥,有人把快递寄到咱家了,我从刘哥那里知道了你住的地方就给你寄了过去,你要是没事就回咱家看看,青子他们都挺想你的"

    短短数十字,让我不禁想起了那个小村,想起了小村里的人和事.我仰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很久没有去奶奶的坟茔了故去的人不都是指望后人能烧纸喂香么

    我看着那张图似乎不是很全或者说只是一部分,不经意间我把图翻了过去,一行小字映入眼帘.

    时间凝固住了,我手脚冰凉!这图的内容让我心惊肉跳.

    这是一张B超图,准确的说是关月华的她怀孕了!

    图片后面的字写的很清楚,孩子的父亲是程宇我感觉很可笑我不知所措了.

    突然听到门开了,一定是程宇.我赶紧跑到卧室把快递整个藏在了柜子的最下面然后走了出去.

    "你回来啦?"我强做镇定微笑着说道

    程宇松松皮带:"恩"

    程宇去了卫生间,我该把这件事告诉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不告诉他?那我算是什么?我不应该隐瞒这个事实不是么?

    就这样迷糊着到了晚上,我简单把厨房打扫了一下,程宇在看电视我没有陪他,我一个人坐在卧室发呆.

    当时我的想法太奇怪了,我感觉我才是一个破坏家庭的人,我才是一个第三者和程宇慢慢建立起来的家庭感顿时土崩外界荡然无存.

    晚上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怎么了?"程宇翻过身问我

    我不敢看他的眼,他离我是那么的近,可又那么的远:"没事"

    "赶紧睡吧,明天要出远门呢"

    我打定注意:"咱要不过几天再出去吧"

    "怎么了?"程宇问我

    "单位最近有新货入库太忙了"我含糊着回答着

    程宇没有问那么多只是答应了一下就翻身去睡觉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他知道我有原因,但如果我不想说他绝对不会追问.

    单位那边,我已经请过假了,我想我应该找关月华了解清楚.毕竟这不是一个玩笑.而关月华也绝对不会和我开玩笑.

    隔天早晨,我因为睡的晚,起床的时候程宇已经去店面了.我起床简单梳洗了一下,遂又拿出放在柜子里的快递,照片的背面清楚的写了关月华住的地址,还是那个别墅区,关月华一直就住在同一个城市,只是我没有发觉说我是傻瓜一点都不假,我除了紧紧的守住了程宇,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

    下了楼,搭乘的士我去了别墅区.我要搞清事实可如果关月华的这张图是真实的,那我应该怎么办?看着车窗外东西而去人流我不禁心中一颤,爱一个人真的有这么难么?想去爱一个人真的这么难么?想得到一个人的爱真的这么难么?我困惑了,我感觉到我累了,我的心累了.

    我很顺利的找到了关月华住的别墅,她竟然还住在这里!这是我见到关月华的第一反映,但又一想这不是正好么?我不正要找她么?

    "你"关月华显然有点吃惊

    我调整好心态:"你好,关姐"

    关月华微笑着把门全开了:"屋里坐吧"

    "恩"

    跟着关月华进了别墅内部,内部的格局处处都显示了主人尊贵的身份.我有点拘谨,我害怕这样的场景.

    关月华让我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去给我拿了杯可乐:"今天怎么有空?"

    我不经意的朝关月华的身体扫了一眼,总感觉关月华为小腹有点凸起,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我没有多想赶紧回答了关月华:"哦,没事来看看您,今天才知道您也住Y市".我说的很违心,却也实在找不到其他更好的理由了.

    关月华笑了笑:"我先前不知道你们也在这里"

    "那还真是巧啊,呵呵"我附和着笑了笑.

    我该怎么说出来?直接问她是不是怀孕?这样问一个女性会不会很失礼?我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

    "快递你收到了吧?"关月华看着我问道.

    她这一问倒是替我省去了先开口的麻烦,却也让气氛变的严肃起来.

    "恩,收到了"我顿了顿:"您信上说的是真的么?"既然她已经先开口了,那我也就索性直白一点.

    关月华:"是的,我没有必要编造一个谎言"

    的确,她的确没有必要去编造一个谎言来骗我.

    "那您"我是想问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却不想被她打断了.

    关月华:"我只想程宇知道自己有个孩子,我也不想孩子出生后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您想程宇认这个孩子?"这句话基本上属于废话,关月华就是想让程宇知道那也就是想让程宇认了这个孩子,关月华做的没错,于情于理程宇必须认这个孩子.

    关月华沉默了一下:"是的,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不公平或者"

    "不不不,关姐您放心,您做的不错!程宇必须要认这个孩子"我想这件事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公平于不公平,不是么?

    关月华:"你放心,我不会强求程宇,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没有答她的话,我在思考思考一些问题,比如说程宇他是不是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妻子有孩子

    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程宇不算是一个纯粹的同志,或许他真的只是为了那一夜的荒唐事而自责愧疚?

    我也在想,即便是程宇认了这个孩子,那么孩子出生后,程宇该怎么面对这个孩子?父亲是同志,孩子能理解么?程宇会好受么?

    "关姐,您爱他么?"我猛的抬头问关月华

    "恩?"关月华显然被我冷不丁的一句话问迷糊了.

    我轻吸一口气:"我是说,您爱程宇么?"

    关月华笑了笑,似乎有点难为情和无奈:"我该怎么回答你?"

    "这个,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问您一下,您还爱着程宇么?"我怕关月华误解,就赶紧解释了一下.

    关月华轻叹一口气:"呵呵,还有什么爱与不爱的,我和程宇之间可能已经不算是爱了,我从小和他在一起,一起玩一起吃饭一起学习,曾经他就是我的天;如果是爱一个人的话,你当然也可以不爱他,可程宇不一样我对他没有爱,我对他可能是那种难以割舍的情,其中可能会有亲情,爱情,友情"

    关月华只是简单的说了这么几句,但我看的出来,她很爱程宇!心里突然有这么一个想法,或许很蠢很白痴,当时的想法是这样的[我爱程宇,我可以为他死;而关月华爱程宇,她可以陪他一起死]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意义却相差很远.

    我看了看关月华:"我知道,您还是很爱他,非常爱他"

    关月华只是笑了笑没有吭声.

    "关姐,您还会和程宇在一起么?"

    关月华有点迷茫的看着我:"你们怎么了?"

    我赶紧说道:"不,我们很好,我只是说如果程宇单身了,也就是一个人了,您还会爱他么?"

    关月华扶了扶沙发的靠垫:"呵呵,那有那么多如果"

    我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聊下去:"我先走了"

    "再坐会吧"关月华挽留道

    我起身朝门口走去:"不了"

    关月华把我送了出来挺好的别墅,挺好的人.我不该破坏别人的感情,其实我一直都在充当第三者,不是么?

8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4843490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48434900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