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书同志
2018-04-15 22:25:26 来源:网络 编辑:知雨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第一章

  如果不是母亲发生意外,这种荒谬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夏默努力扒完眼前的食物,自从母亲上个月发生车祸身亡之后,忙碌的父亲每天都在为母亲的丧事东奔西走,同时要顾及事业的父亲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自己的儿子,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则是儿子已经满十八岁,应该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你慢点吃?”坐在对面的父亲神色憔悴不少,得知妻子去世消息的男人整整一个晚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是哭泣是伤心夏默不清楚,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做饭的男人却是双眼通红,连大受打击的夏彦都自叹弗如。

  “拜托,我已经吃了一个月的泡面。”虽然已经是成年人,正处于长身体时期的夏默的确食量很大,身高也很有回报得在两年内猛窜了将近十公分。

  如果不是母亲去世,自己经常可以吃到色香味俱全的食物,那时候就算是读大学也会每周准时回家一次,为的就是享受母亲的好厨艺。可笑的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母亲却是在两个星期前为母亲举行的葬礼上。看着母亲温婉的遗容被缓缓放进雕工精致的棺材里面,一直强忍住泪水的夏默终于失声痛哭,父亲受到感染也站在一旁默默落泪,就在一个月前,对自己和父亲来说最重要的女人永远得离开了人世,只剩下一纸遗照仍柔和得泛着微笑,而这纸遗容现在正安置在父亲的房间里被小心翼翼得保管着。

  “你们学校有食堂,怎么不去食堂吃?”父亲没有责备儿子的意思,心力交瘁的人往往连说话都有气无力。

  “吃不习惯。”

  母亲是典型的贤妻良母,煮得一手好菜,嘴被养刁的夏默吃过一次食堂的菜,感觉像在舔毡板,平淡得都快要呕吐,花那么多钱吃那些东西,还不如干脆吃一块五一包的泡面来的划算,反正一样难吃,也没什么差别。

  “没有雅娴在,果然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父亲的话很简单,夏默并没有深想父亲的话会包含什么潜台词,匆匆扒完碗里的饭又跑去厨房添第三碗。

  

  两天之后,父亲把夏默叫到身边一起看电视。

  “你自己看就好了,政治新闻我又不要看。”夏默感觉父亲的行为莫明其妙,平时一个看电视一个玩电脑都是各自占据半壁江山的情况,今天难得让自己一起看会催眠的新闻。

  “小默啊,爸爸有点事想……想和你商量看看。”父亲吞吞吐吐的态度让夏默怀疑的成分更加明显,什么事情要和自己商量,还一脸做贼心虚的样子。

  “嗯。”

  “过几天有个叔叔要搬来和我们一起住。”

  原来是个男人要来——不对,来个后妈还能理解,怎么莫明其妙来个男人?

  “是远方亲戚吗?”夏默皱眉。

  “不是。”

  “是同事?”

  “……算是吧。”父亲有问必答,态度空前卑微,仿佛自己是被捉奸在床的丈夫一般猥琐。

  “他自己没有房子吗,为什么要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夏默可没有这么好打发,凭什么一个陌生男人要搬过来和自己共处一个屋檐下,没有合理的理由就绝对不可能让他踏进家门半步。

  “哦,他是这么说的,虽然我也觉得很不妥当……”父亲自言自语的同时双手不停揉搓着,想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爸,妈死了连性格都让渡给你了吗?”以前的父亲虽然不算严厉,却很有身为父亲的自觉,为人处世都很稳重,说话也有板有眼从来不拖泥带水,即使算不上雷厉风行至少也是一派为人父的作风,和眼前这个连话也说不清楚的人截然相反。

  “当然不是!”稍微恢复了点气势,父亲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很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于是坐直了身体说道:

  “其实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过几天搬过来一起住的叔叔是我喜欢的人,我们两年前就在一起了。”

  惊天大霹雳!雷鸣闪电一起射向夏默,他不十分肯定自己刚才听到的话,于是求证了一遍。

  “爸,你刚才说什么?”

  “他和我是恋人关系——”

  “砰!”展默立刻黑着脸摔碎了茶几上母亲当初心爱的花瓶,他从沙发上跃起,一把扯住父亲的领口怒道:

  “什么恋人,什么在一起两年?难道你说这些话对得起去世不久的母亲吗?两年——好啊,你也学会别人搞外遇了啊?!”如同斥责花天酒地的丈夫,展默肚子里一下子积聚了一大堆话呼之欲出。

  “妈的,还是个变态同性恋!你是嫌生活太惬意了吧,什么时候成了这种男人,你知不知道对我而言你这样的父亲有多让我丢脸?”

  “你到妈的遗照前和她说好了,她同意了我就同意!”

  父亲的脸色难堪至极,他没有想到儿子的反应会这么剧烈,厌恶之情也毫不遮掩得表现出来,大吵大闹的儿子不分贵贱地摔光了触手可及的任何物品,然后冲进自己的房间发出噼里啪啦一阵声音,五分钟后拎着书包从房间里出来。

  “你想清楚了,这个家有他就没有我!”恶狠狠地落下一句话,夏默头也不回的甩上门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发文时,有亲对夏清有点误会,原因偶后续会交代~亲耐心看哦!

第二章

  夏默的确是气死了,父亲红通通的眼眶和难掩的悲伤明明都还历历在目,短短的一个月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同性情人,更离谱的是两个人交往的时间居然是在母亲去世之前!这么说的话,父亲是主动坦白了自己对母亲不忠的事实了,夏默窝在寝室的床上拼了命地玩CS,接连几天的熬夜让他看起来和吊死鬼几乎没有实质区别,

  “给你带了麻辣烫。”同寝室的阿彦开门进来,把袋子放在他的书桌上。

  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夏默从床上爬下来游到桌前坐下来,虽然已经将近两天没有好好得吃过一顿饭了,但是一点胃口也没有,看到眼前的食物反而有呕吐的冲动。

  “你都在寝室里闷了一星期了,怎么不回家看看你老爸?”

  “看什么,他有手有脚,还怕他饿死啊?”

  “不是吧,你母亲刚过世,再怎么懒也应该回去安慰下你父亲吧,我上次在葬礼上看到你父亲眼泪止也止不住,连我都快要哭了,你爸真是对你妈用情至深啊!”阿彦和夏默是从小穿同一条开档裤长大的死党,除了初中两个人不同班之外,大多数的时间两个人都是早上不见晚上见的状态。

  提到父亲,夏默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在阿彦眼里模范丈夫一般的父亲早在两年前瞒着一家人连情人都备好了,直到母亲去世的时候还一脸让人同情的样子,而现在还敢大义凛然般得搞出柜,真是让人恶心!

  “你跟我提这些做什么,他好是他的事。”夏默吞下一个贡丸咀嚼几下才勉强自己咽下去,妈的,胀得都快没有味道了!

  这时候寝室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已经专注于电脑的阿彦一挥手,示意近距离的夏默去接一下。

  “喂,说。”

  “212寝室的夏默同学在吗?”楼下宿管员的声音传来,夏默耳力很好,基本上只要是稍微留心过的人都能记在脑子里。

  “我就是。”

  “我是宿管员,楼下有位先生找你,请你下来一趟好吗?”

  “找我?”

  “对!”

  挂断电话,夏默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哪个男人会来找自己,如果说是父亲的话,这个时间明显还在上班,不过除此之外自己真的没有认识的可以称之为“先生”的


29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4843490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48434900     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