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学一直爱下去
2018-06-05 10:44:7 来源:网络 编辑:知雨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一)

这个城市的冬天,又湿又冷,风吹过来似乎能透过衣服、皮肤吹进骨头里。我裹紧大衣一个人住所走去,大衣很厚实,但我仍是冷的发抖,也许是心里没有温度的原因吧。路两旁的法国梧桐叶子早已经掉光了,橘黄色的路灯透过树枝撒在人行道上,显得异常的清冷。路上稀稀疏疏的也有些路人,我想也都是刚下班赶着回家的吧。要不是为生活奔波,这种鬼天气谁愿意出来呢?

我很怕冷,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穿再厚的袜子,戴上面手套也暖和不起来。但是我也不急着往住所赶,反正回去也还是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在这肃静的街头慢慢踱步,也别有一番滋味。回到住所我泡了杯热茶,打开我的电脑,就马上躲到被窝里,坐在床上上网、看电影。我住的房子不大,也不小,有100多点平米,两室一厅,因为一个人住,而且家具也不多,就格外的冷清。

曾经很渴望有个藤草遍生的院子,长满了花草果树以及青苔,在有着明媚阳光的时候,我可以拿把藤椅,坐在院子做日光浴,在暮色四合的时候,我能品茶看夕阳。或者是在春雨连绵的时候,我可以静静的听那雨点打在植物身上发出的美妙话语,以及闻那些可爱的植物发出的清澈的味道。而我更渴望的是有一个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是温暖无比的家。

我又忍不住翻照片了,我把那他照片放在文件夹里,在桌面上,看着那一张张生动的他,我仿佛又看到他微笑着站在我面前,俯身在我耳边轻声叫着宝贝。我不禁拥紧被子,这被子是我和他曾经一起盖过的已经整整四年了,一直用着,因为那上面似乎还留有他的味道。

今天姻子和小杰约好了似的,都给我打来了电话。他们叫我一定要回家过年,我笑着回应他们,“公司还有事情需要我去忙。正月我一定去拜年。”家,要是那真的是我的家,我又何尝不想回去呢,然而,那只是姻子的家,小杰的家。而我的家,我唯一有过的两个家,一个是我和爷爷的家,另一是那个有我两年美好回忆的,那个租来的,只有15平米的房间。现在,那两个家都不在了。挂了电话后,我觉得有点冷,突然很想他那厚实温暖的怀抱,还有那热热的手。超,我想你了,你在那边可还好?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今晚,在梦里能否给我一个轻轻的吻?

(二)

我的的童年是在一个有个很漂亮的湖泊的小城镇度过的,那里的人们安详平稳的生活着,简单而又快乐。然而我从小就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同——我没有爸爸妈妈。听爷爷说,那时他儿子王叔叔和刘阿姨结婚好几年了仍未生育,寻医问药也不见效用后,便托人打听抱养孩子的事,后来便领养了我。然而,他们在领养我后一年就生下了一个男孩,于是他们又寻思着把我送走给别人领养,或者是送到福利院去,在爷爷的阻挠下,我才没被送走。但是刘阿姨是个厉害角色,天天和王叔叔闹,不愿养我,还经常指桑骂槐。爷爷一气之下便把我领到他身边。

那时爷爷快退休了,在教师的岗位上辛苦了一辈子,也落下了咳嗽的病根。在我记忆中,爷爷经常半夜咳个不停,那时我总是很害怕,害怕爷爷走了,那这个世界上便没有疼爱我的人了。

我和爷爷住在学校分配的一间小房子里,邻居也都是ersonNameProductID="那些老"w:st="on">那些老ersonName>老师们。那时孩子们不象现在有那么多好玩的玩具,一般也都是玩过家家,捉迷藏之类的游戏,我从来没有加入过他们,他们也不愿意和我玩。那时的我瘦瘦小小的,个子比同龄人矮,因为是领养的原因老是会被小孩子骂是野孩子。我很自卑,也从来不敢还嘴。于是我经常躲在被窝里哭,我不想让爷爷也跟着我难受。

爷爷很疼爱我,经常给我买一些零食,还有好多文具,课外书……他从没有委屈过我,虽然我没有父母,但是穿的却比大部分小孩都要好。那时我就象爷爷的一条小尾巴,成天跟在他后面。现在,每每想到爷爷牵着我的手,或者我拉者他的衣服和他到外面游玩或是散步,遇到熟人他骄傲的和人家说我的小孙子可是我的小尾巴、小开心果的时候,给我买两分钱一颗的水果糖的时候,我总能笑出声来。

爷爷和我都很少去王叔叔家,只有在过节,还有过年的时候,王叔叔和刘阿姨来请的时候才一起去过年过节,通常是吃了饭就回家。王叔叔倒是经常来看爷爷,王叔叔是个儒雅的人,和爷爷一样也是个教师,他来的时候也会给我带一些吃的或者是衣服,当然是背着刘阿姨给买的。刘阿姨是个会计,精明工与算计的她也正适合这个职业。他们的儿子叫王杰,和香港的某位歌星同名。小杰比我小一岁,发育的却比我好,个子比我大多了。在小孩中,我就和小杰关系好,以来因为他也是爷爷的孙子,是我的弟弟,二来,也只有他不会骂我是野种。小杰和我上一个学校,比我小一届,他学习不怎么样,打架却异常的厉害,每次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总是他替我报仇,虽然如此,在学校里我仍然会被别人欺负。

那时学校离家也就几分钟的路程,每天放学后我都是回家吃饭,爷爷烧的饭菜味道很可口,每天都有鱼或肉,早上还替我定了牛奶,饭后还经常有水果,可惜我还是一直都是瘦瘦的,爷爷总是笑话我,说我吃算是吃在石板上了(我们那边的一句谚语)一点都不长肉的,爷爷笑起来胡子一颤一颤的,眼角还有额头的皱纹全都舒展开来,很慈祥。每次去上学前,我一定要和爷爷说声“我去上学了”才能安心的去上学,不管爷爷在哪里串门或是在别的地方,我总要找到他说了后,才去是上学,这个习惯我一直坚持到爷爷离开我,去了天堂。

也许因为是没有父母的关系,我从小就很早熟,很认真的学习,再加上爷爷在课外会辅导我功课,因此成绩一直都是拿第一的。除了辅导我功课,爷爷也教我书法,后来我还得过好多次书法比赛的奖项。到了初二的时候,班上有些男生已经开始追女孩子了,我也从没动心过,游戏机、溜冰、等等等等的游戏,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吸引力,我只想把书念好,不辜负爷爷对我的好。

虽然我的童年有种种的不快乐,我还是长大了。

我恨我的亲生父母,我恨他们生下我又把我遗弃,因此我从来也没想过去找他们。但是我从没恨过刘阿姨,连亲生父母都不愿要我,何况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呢。有疼爱我的爷爷,我已经非常知足。

爷爷走的那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中考前一个月的一天,我吃过午饭赶着去上学。

“爷爷,我上学去了!”

“腾儿乖,爷爷呆会爬山去,你路上小心”爷爷在往一个绿色的军用水壶里倒水。

“我会小心的,爷爷你爬山也要小心点!”我知道到了爷爷这个年纪,心却不服老,再加上爷爷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人,让他爬爬山,锻炼身体呼吸新鲜空气对身心都有好处。

“放心,张伯伯和我一起去的,放学早点回来,我给你炖鸡汤。”爷爷经常会烧好吃的给我,他退休后除了练书法、画画,呆在家里就是给我烧好吃的拉。

我和爷爷一起出了门,我往学校走去,爷爷去找张伯伯。我转过身,看着爷爷那微微有些佝偻的背影,渐渐远去。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开心的跑回家,心想,有鸡汤喝了,在爷爷的培养下我都快成为美食家外带谗猫了。可是却没见爷爷的踪影,我心里有点生气又有点隐隐不安。便跑去张伯伯家,张伯伯说下午他临时有事,爷爷就一个人爬山去了。由于晚上还要上自修,我便拜托张伯伯帮忙找爷爷,自己回家匆匆扒了些冷饭就去自修了。

自修后我就急奔回家,远远看见家里有我熟悉的灯光,不由出了口气,爷爷总算回来了。家里聚了一大堆人,却不见爷爷,看着那些大妈爷爷奶奶怜悯的目光我的心跳的异常激烈,我没敢开口问什么,因为我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然而张伯伯还是对我说了,已经找到了,但是没了。我的心仿佛空了般,但是没哭,我第一次知道,当一个人悲伤到了极点是哭不出来的。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疼我爱我的人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护着我,再也没有人给我煮好吃的,再也没有人能让我去上学的时候对他说,再也没有人和我相依为命了。

爷爷的后事是王叔叔处理的,遗体停放在殡仪馆,我却没有勇气去看一眼。在遗体要火化的那天,我跟着王叔叔那天早早来到了殡仪馆,在要推去火化前,我再也忍不住扑上前去不让他们推,压抑了两天的泪水如决堤般涌出来。爷爷瘦了很多,皮肤的颜色也变成了灰暗的,但是还是那么慈祥。我想多看几眼还是被人们拉开了,接着我身子就软了下去,我哭累了,可是那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我是一路哭回家去的,整整一个下午我都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哭。我从不愿在别人面前哭,因为我知道除了爷爷,没有任何人会疼我,而以前我也不愿意在爷爷面前哭,因为我也不希望爷爷因为我难受。

那一次我也知道了,一个人伤心的时候泪水竟然是那么的多。

25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4843490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48434900     管理登陆